【社會。媽蟲】我們都討厭的她:電影"1982年生的金智英",有誰在乎?

by Eryi

為甚麼女性那麼不討喜,背負歷史悠久的罵名,又給大眾一種一事無成的印象?我指的是我們身邊的通俗女性,不是超級英雄也不是偶像明星。訪間流傳著,看女生第一(或是唯一)印象就是看臉蛋、穿著和打扮。我們會說,這樣把女性都當花瓶了啊!但反過來,"女性"又給人一種,生活中圍繞美妝採購、穿著打扮的紙片印象;是不是可以說女性自己造就的花瓶形象?這個年頭,誰是媽蟲,又有誰在乎?總總議論還有這些概括式的印象讓女性在社會中,踩著蛋殼行走。

【媽蟲】好刺耳,到底在說誰?

媽蟲現象&緣起

從2014年開始,韓國的網絡圈突然出現了一個嚇傻大家的新詞:媽蟲。這種"杜撰"出來的生物,可想而知,就是不討喜,而且有點煩的存在。它到底是在說甚麼呢?追本溯源,這個詞描述一年輕的婦女不務正業,沒有認真照顧小孩,而不段的花錢娛樂,追逐名利。要了解這個詞的由來就要盤查一下韓國社會對於女性的觀感,為甚麼會有這種解讀呢?

女人都惡名昭彰(嗎?):厭女情結&父權社會

要說到女性的黑名化,在亞洲世界裡第一名的就屬韓國了。幾年前出現了媽蟲,大醬女,花蛇,這種神祕的厭女詞彙。但是細細探索才會知道,原來韓國的社會不只是單純的厭女,自從一個神祕的極端組織ilbe出現後,不管男女都是處處防備,女性也因為長期打壓開始拒絕、隔離男性。

備註:韓國自創【厭女名詞】&神秘組織解釋

  • 【大醬女】大約從2000開始,專指一些喜歡名牌、將名牌拿來炫富,常常出入一些高階消費場所(ex星巴克?)的女性。因為在白天正常上班時間,出入消費場所,就隱射這些女性都是靠著別人(ex.父母或男性)的經濟來源在生活。慢慢的也擴展到長相攻擊,指向所謂長相不佳,但又想效仿名流,追逐虛榮的女性。
  • 【媽蟲】2014年左右開始風行網路,批判出入飲食消費場所(下午茶店),又帶著小孩的年輕媽媽們。來自大醬女的延伸,因為白天不在"工作",而是在消費,又帶著孩子,可以跟朋友聊天喝茶,這種生活愜意的假象,被拿來揣摩全職媽媽們的慵懶、虛榮、以及背後"吸取"了賺錢辛苦的丈夫的醜陋形象。
  • 【泡菜女、花蛇】年輕版的上訴名詞衍生,出現於2014年,將女性形象推到【壞】的極致。這個年代的年輕女性被貼上自私自利,拿著名牌招搖撞騙的的標籤,為了追逐名牌及虛榮,用整形和節食來表現無助,進而榨取男性的經濟支援及憐憫。
  • 【ilbe】近年來韓國越發崛起的極右派組織(理念跟緣起與新納粹有得拚),仇女、恐(厭同)、批判傳統倫理,並且對親近的女性精神摧殘,也積極在生活中接近並且打壓女性。
  • 附註:這些現象其實(好像)不是我們討論性別意識/正常社會下的性別會聽到的標籤喔!這些跟韓國的社會發展/文化有關

父權社會 Case Study 南韓社會

在其他國家,女權、女性主義不會招來那麼多的反感(頂多一點壓力),但是對於社會型態正在改變的國家中的男性,依舊是一種威脅。就連到今天2020,視女性為所有物,不尊重女性引起的騷擾、不遂就貶低等等行為還是處處皆是。而聽到女權聲響,這種打壓的行為更是被激起。這種社會通常被叫做【父權社會】,就是傳統的男性主導或者是擁有權勢的社會型態。

南韓社會其實跟其他發展中上層度的國家一樣,都面臨了低出生率,勞動率下降的問題。其實,在韓國,男性的失業率,雇傭率(全部都是造成社會壓力的負面指標)都上升的比女性快速!而在南韓社會中的男性,得到的認知是,女性受到社會更優渥的福利和待遇(儘管實際上客觀條件其實是在非常不友好而且非常劣勢的!)

對於這樣的環境條件,長居父權社會首座的男性們大大的反感。再有,韓國媒體風行的女明星,名流,整容美妝等主打形象市場讓普通民眾(尤其是海外亞洲地區)形成一種在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追逐"虛榮"或是"名利"的趨勢。總總條件加再一起,使得韓國社會的男性與女性各自獨有的標籤形成對立,而實際上,普羅大眾的社會的問題卻沒有被深入探討。

真瘋還是假瘋?反正都很嚇人

從古至今的女性形象中,我最喜歡討論的,就是離完美有一萬步的【歇斯底里的女人】,還有不知做何感想大家避而不談的【解離症】。因為這些是最常被人誤解的情緒(心理)反應。她們真的"瘋了"嗎?那關起來,不去看不去談就可以解決嗎?但是倒帶回來,大部分的人不會想探討到怎麼【解決】的層面,先談談【印象跟現象原因】吧!

其實歇斯底里與解離都是心理學上遇到與心理狀態不符的現實而被迫另闢渠道的行為表現,也大多出現在女性身上。我們都聽過的法國文學名著包法利夫人,心理學家弗洛依德的研究雛型等等案例其實原本都是探討對於現實社會無法理解,心理的需求沒有辦法被滿足,而出現的一種表象特徵。

其實這樣的現象只是表示他們的生活壓力無人傾訴,但是情緒以及異常的心理表現卻會帶來更多不明白的大眾反感(通常是以為自己被女性主義針對的男性)以及甚至使女性們也相互指責,對於表現異常的其他女性下定論(例如甚麼不孝順的現世報、一定是做了虧心事啊等等)。

媽蟲的背後:他們都聽爛了的真實面貌跟困境

家庭主婦的角色,不是一個太有趣有夠多變化,太多人會想知道內幕的人物。其實就跟上班族一樣,早上到了辦公室,固定時間檢查這個文案,處理今天的事宜,遇到問題找同事或老闆解決,勘查自己的負責範圍等等的工作細項。而家庭主婦呢?嬰兒或是小小孩的需求(任務)不會比公司裡成年的老闆少,而且會更不合理。但是按照例行公式,餵食,清理,活動,陪著教/用超級燒腦力或是體力的兒童語言和邏輯,進行超級耗精力的想像異次元,重點是像商場裡的sales一樣,要把內容變得生動有趣又吸睛!某種全能超人的職位應聘吧(難怪現在大家都不想當領時薪的褓姆,這個工作難當的點在於容易被責怪,做得好理所當然,做不好要為所有責任買單!再來小孩有甚麼三長兩短,自己把自己咬了、嗑了都是褓姆館教不嚴,直接被炒了又沒有薪資保障甚至告上法庭的)。其實很簡單,把保母的工作心情換成家庭主婦....呃..其實還真的差不多,只差不能辭職(但可能會被小孩/丈夫婆婆討厭),不會被告(但是會被一大堆言論評論),薪水更是不好說了,開口跟丈夫要錢好像又更奇怪了???突然發現大家不想當家庭主婦很正常。

所以說,喝個咖啡,吃個下午茶會被根本不認識自己的人指指點點會不會讓人想翻桌!

講評電影1982年生的金智英

2019年,媽蟲這個詞已經深入人民心理,在影視作品【1982年生的金智英】裡出現。大家都看過這部或者聽說過,比起我在一個禮拜前才看到(畢竟與世隔絕)就把自己看哭了(重點是還戴著防毒面具跟框框小到連流汗都不太妙的蛙鏡),當我開始問身邊的人知不知道這部電影時,大家的反應都是知道啊,摁,就講家庭的嘛,還好不是住在韓國。我記得看完電影(邊打開蛙鏡角落洩洪)的時候,心裡的感想不知道怎麼描述,百感交集之際,想到好多關於變態騷擾,關於可怕的長輩,關於被關在一個地方找不到自己的價值的心路歷程(雖然好像不全部是我的,我才二十幾歲應該沒有那麼多負擔)。搜搜網路上,討論這部電影或是小說的文章實在不少,大多是藉由電影來當開頭,內容是討論韓國收視率,還有這部電影的演員反應。而我想知道,我們其他人還有甚麼發揮空間?

這部影片勾起很多我的親身經歷,我對於成長過程中的性別騷擾很感同身受,

還有關於家庭主婦的職場困境還有家庭內部裡的性別角色都讓我不寒而慄。其實是我這幾年來聽到身邊好多人的內心寫照。當了家庭主婦的女性似乎沒有辦法從回職場,畢竟薪水不比先生高,工作專業度也不是無替代性,在來產後的婦女似乎被冠上專注力跟工作力不比從前的印象。再來還有育嬰、打掃、主持家務等等責任的問題。說來說去,好像就是當了媽媽的女性最適合繼續接下這個無比繁雜辛苦的任務。再有,這個角色是沒有薪水的,而且沒有固定休息時間。到了節慶假期似乎又多了婆家、親戚們的額外雜務。大家視這樣的角色再到了30-40年紀的女性身上為理所當然。那身為女性的我們,以及身邊的女性遇到這種窘境的男性,我們都何去何從?

不要搶我的飯碗:不提、不聽、不在乎的原因

只看到哪一階段都是沒辦法解決問題的,也會延續大家的無動於衷。

每一個有組織的社會都不喜歡無意義的失序。亞洲社會及領袖們(由韓國引領),對西方國家(歐美)開始的激進派女性主義感到反感,(就有點像我們對穆斯林不太舒服,但其實我們只看到極端的極少部分,並不了解背後的信仰,但反正就是不舒服,避開就好的概念),因此及力打壓所有有機會讓性別意識抬頭的言論,想維持一種(可能是假象)的社會秩序。目的是在經濟穩定,家庭階層管理不動蕩的情況下,國家整體政經、硬體發整更有潛力。如果讓人民被"無意義"(可能=暫時無解)的想法鼓吹,而做出過激的反應,還需要損耗社會成本去吸收,用膝蓋算算,唉,太不划算了。如果我個政客,想專注提升國家力量,打造留名千古的雄偉政績,這絕對是我的緩兵之計。

這個時代是以經濟能力為指標,生存空間為賭注的。

而社會上願意騷動的人也不多,畢竟沒有多餘財力,心力,也耗時間成本。乖乖就範是最簡單的直觀想法。而聰明的手法就是用言語煽動大眾,讓地位可能不保的族群(這裡通常是勢力龐大,又反對不工作、弱勢或是無直接社會經濟生產力的族群)來及力抵制這種"性別平等言論",再影響到連鎖鍊裡的每一個族群,(用財力當分類的話)上到最高經濟勢力的企業領秀,下到根本沒有參與甚麼政治謀略的平民百姓。但反正就是灌輸沒有受過能夠抵制心理控制的特殊訓練的普羅大眾(有沒有看過全面啟動Inception,一群專業到夢裡控制人的駭客來偷你的夢迷惑你的心智你還覺得完全是自己的想法),讓他們以為自己的荷包會因為某些不工作,無"看的見、數的到的生產力"的族群而減少。因為已經開始用"財力"為賭注,讓大家的目光專注在單一項的"生產力"上,這對於經濟不景氣,物價高漲,前景壓力大的所有人來說多麼驚悚啊。

於是大家的反應就是,都閉嘴好了,提到哪個人、還是哪本書的,這些都是"英英美代子"專門來禍害大家,讓我們荷包減少的禍根。趕快排擠她們(ex. 韓國女團Red Velvet成員Irene)不然他們勢力更大,會慫恿"不賺錢的人"來壓迫我們"辛苦賺錢的人"。照這個邏輯下去,大家在大韓民國境內都不要閱讀有"女"字的文獻跟影視(除了推倡男尊女卑,工作最大)。再有,拉回西方已經給人不好印象的激進派,把這些提到女性作品的名人(現在已經擴及到上班上課的平民了)都貼上"女性主義"的標籤,很可怕,真的很可怕所以要封殺她們。但就像上面說的,女性主義到底是甚麼(連我研究了女性主義歷史脈絡&流派到現在幾年都還沒搞懂)大家都還沒弄清楚就先全部封殺了。因為最安全,最熟悉(= 最好?)。對某些人來說,不可否認,是的。要不然這種不思考的行為也不會至今(21世紀耶大家)都還沒被破除。

或許問題根本不是知不知道這是個迷思,而是想不想面對。

或許問題根本不是知不知道這是個迷思,而是想不想面對。跟自己無關的事情,對正在疲於奔命工作,生存的人來說,答案很簡單:不想。所以都繼續閉嘴好了。當社會被灌輸一種用實力(其實是"財力")說話的假象時,真的是難為被針對的族群了。剛好人家有甚麼你沒有(直接財源),自己有的卻沒人要拿出來評比(無私奉獻的能力、包容的度量、換為思考的雅量),根本不比的原因很簡單,這種東西無價。

我不選邊可以嗎?

問題是拿著自己有的去嘲笑別人沒有的

所以根本持有著不同能力,不同目標導向的人,要來PK一個本來遊戲潛規則就很shady(不明朗)的位置就很奇怪不是嗎。擁有財力的人是不會覺得自己擁有的有甚麼問題的,而擁有軟實力的族群也本來就不是個問題。問題是拿著自己有的去嘲笑別人沒有的。就像女性不會,也不能(或許在哪裡較極端的反應會,但是可能不是頂聰明的辦法,大概只是情緒發洩)去嘲笑另一個性別不能孕育後代,哺乳,懷胎等等。所以重點應該是自己擁有的,跟別人沒有的,是完全不相關的兩回事。

延伸閱讀Continue Reading

回到首頁Back to Homepage

參考資料來源: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