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與夢想】我也曾經夢想著,住在一間樹屋裡。想要飛翔

by Eryi

幾年前的平安夜,我跟詠婷在布拉格的青旅認識,聽到隔壁桌的台灣鄉音,發現我們是同一屆的同校的高中同學。我們有很多小小不切實際的夢想,想一起開一間青旅,一起發展永續能源,一起流浪。這幾年,每年回台灣的時候都會相約在某個文青的咖啡廳,一起在城市叢林裡當假文青。

我以為自由及藝術屬於已經擁有了夢想的人們。而我,還不知道自己的夢想長甚麼樣子。

今年,回來了台灣好一陣子,我們好像都被生活中的大小事情綁著沒有心歷代開心的事情跟朋友暢談。錯過幾次的同時同地後,誰也沒有放棄,終於,我們隨興的約在新竹的【飛行樹屋咖啡】。

【新竹。光復路二段 | 眷村】

日中間,我坐著小摺腳踏車從青大交大校園來到外圍的大路,突然間,一個小巷裡,走進一片眷村。

跟外面的科技高樓,隔著一條馬路,這裡有一片寧靜的公園。小小的砲台公園裡有一個樹屋,一個用磚頭輪胎堆起來的小坦克。繼續往前,走進巷子哩,走著走著,我們到了。

【社區美化的飛行樹屋咖啡】

…..???問號困惑不確定有沒有走對地方但是小紅磚屋上寫著【飛行樹屋Café】

一走進去,裡面先是一區放了一些藝術材料和雜物,牆上掛了彩繪的布景,小坐墊上還有一隻睡很香甜的貓叫飛飛。

進去內屋右邊是一個吧檯(?),左邊有布偶、沙發,貼滿字條跟照片的紀念牆,其他座位是小學生教室裡的桌椅。桌面上還放了很多可愛的宮崎駿人物,角落裡很多巧思。

【咖啡與奶香】

我們坐下來,點了高蛋白香蕉鮮奶昔、海鹽玫瑰咖啡、抹茶拿鐵。

這裡跟一般的都市咖啡廳一樣有低消一杯飲品,價位大致一兩百台幣,菜單裡也有正餐跟點心。飲品區主打手沖咖啡,還有一些茶跟奶類。在外面我不會喝咖啡,最近又要避免吃性質寒冷的食物,最後點了香蕉奶昔。

調好的飲料擺得很精美,讓我想起幾年前我跟詠婷在台北的一家書店咖啡廳碰面的時候。除了每年跟詠婷碰面,我已經很久不去拜訪咖啡廳了。

【樹屋的同伴們】

在咖啡廳裡晃晃,遇到了一隻很溫馴可愛的大黑狗,看到醒來好動的貓,…還有一隻睡覺的刺蝟。

後來,我們見到了老闆,以及在這裡修身養息的打工度假小夥伴們。

跟老闆聊著聊著才知道…

【飛行樹屋咖啡】的構想是白天就像回到小時候的童話,咖啡廳裡的菜單、點單、都是用小學生的作業簿,在小學生桌椅吃呵。大人小孩都適合來玩。

到了晚上,門口霓虹燈的【b_loved treehouse】就會打開,變成一個有調酒的酒吧式咖啡廳(?)!

這家咖啡廳在新竹市熱鬧的東區像弄裡,隔著一條大路就到清華大學門口。從中午到半夜都開著,週末是最熱門的時候。

重新看了一下吧台的配置,好多好多種酒!

老闆的構想,是晚上的樹屋,能讓人找尋內心愛的事物。

【夢想中的藝術生活】

只知道,用加速的心跳,和骨子裡的直覺,來描繪它的的輪廓。

在咖啡廳的吊椅上休息,看到有人在用壓克力畫一隻刺蝟。

牆壁上很多畫、裝飾品,很像一群藝術家即興創作的工作室。

發現這裡還有提供油畫的顏料跟畫布,大約四五百台幣的成本費,可以用這個空間慢慢創作,畫完可以帶走。

老闆說是她的媽媽留下來的顏料,我們聊著才發現,我們都有藝術家媽媽,我們也都對於畫畫有曲折迂迴的成長背景。我們笑著回憶對藝術的憧憬,對小舞台上有音樂演出的理想。

老闆說這裡請過樂團來演出,以後想要規劃成一個舞台,讓更多彈吉他、唱歌的人,一起在這裡晚上聽音樂表演。

我跟詠婷認識的時候,我們一起在失意的布拉格遊蕩。每年相遇,我們的人生都改變境遇都改變好多。

曾經幻想過,未來是甚麼樣子,我們的藝術生活,好像在這個城市叢林裡時常沒有空隙。也想過閒散慢步調的人生,也想追尋好多的夢想,好不切實際呀。

我們都是追著【感動】尋找著內心聲音的夢想家。依樣聽到一些歌的歌詞會躲在哪個角落裡沉澱,看到甚麼電影會想向好多的故事與感情,對於畫畫有一種笨拙的勇氣。

我只知道詠婷也喜歡畫畫,認識這麼久從來都不知道其實他會吉他還寫歌。

【夜晚的魔法】

傍晚,天色暗了下來,小屋裡有一種不同的感覺。

我們坐著的木頭台面像一個小舞台,燈光、氣氛、都變得朦朧溫馨,很熟悉很熟悉的樣子。好像在哪個沙密裡的營火晚會、還是海邊露營的小茅屋哩,背景裡有吉他演奏…

咖啡廳裡的小夥伴們在周圍忙上忙下,搬著木頭,準備著樹屋的材料,而我們沉浸在優閒,嚮往,看見某種希望的空間裡,彈著吉他,小小聲地,唱著時而走調的歌。

下午的時候,和老闆聊著聊著,聊到了以前在打工換宿的生活。在那些短暫的時間裡,我們體驗到不一樣的人生。在每一個不熟悉但又有著同一種自由創作、自己動手、熱愛義工的氛圍下,和遇到的一群同樣是創作家的旅人們,在人生的不同階段,磨練著探索自我的勇氣。

今天意外的發現,夢想的空間近在咫尺。離開的時候心裡依依不捨的感覺,是在這麼大城市裡找到好久以來第一次感受到的熟悉的歸屬感。詠婷在這裡居住了六年還有初來乍到的我,都從來不知道新竹有這樣的小天地。而這樣的地方,就是這麼天馬行空吧。忽然之間,我想到我的音樂夢,甚麼時候敢在這種公共的場合也彈琴唱歌給其他人聽。我不知道,我會想要繼續寫歌。

我以為自由及藝術屬於已經擁有了夢想的人們。而我,還不知道自己的夢想長甚麼樣子。只知道,用加速的心跳,和骨子裡的直覺,來描繪它的的輪廓。一步一步,從每一天開始。

昏黃的燭光下,終於,我們意猶未盡的離去,跟老闆說好了,晚餐後再回到咖啡廳外面的”小公園”一起吊燈。

【一起布置夢幻的樹屋】

我們到的時候,幾個小夥伴們在努裡的把項燭光一樣的玻璃燈綁上樹間。夜裡天氣轉涼了,而新竹風城的風大得梯子都倒下來。

最後最後,老闆帶著延長線回來,大家把線路裝好,高高掛起的燈就大功告成了。(照片裡是首尾時我在橋掛燈的線!)

等著這片小公園放上(防風罩子的)蠟燭跟舒服的藤椅,又是一個夢幻的秘境了。好不經意的一天,我感覺找到了一部份遺失的自己。

忽然之間,好像很熟悉。

Something’s about to change, I tell myself. I hear it in the wind whispering in the trees, as we drive into the night.

回到首頁

相似美食、咖啡廳文章

探索旅行藝文空間

靈感、夢想的過程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